张飞老师

2019-07-29 01:24:20 上海文学2019年8期

林那北

杜奇看到于大童的微博,是一张照片:一个穿黑衣黑裤黑鞋、?#39134;?#32129;条皂巾、脸上涂成黑色的大块头男人正低头?#35789;?#26426;。照片是手机拍的,像素不太高,并且因头低着,看不出他的长相和年纪,不过杜奇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照片中的人就是自己。

图片配文这样写着:“碰到张飞老师,他卖猪肉脯?#23567;!?/p>

一点不假,当时杜奇确实正坐在店门口的石鼓上,店名就?#23567;?#24352;飞猪肉脯”。他猛地抬起头,把脸从与手机屏幕面对面中拉开,头左右转动,眼睁大,却没看出什么端倪。翡翠街是镇上重点打造的仿古一条街,两旁夹道建着密集店铺,中间是一条青石铺出的路,有十五六米宽,看着却窄得像根?#25163;?#30340;肠子。每天上午这里是冷清的,“肠子”像刚被药灌洗过一样,一般过了午游客才渐渐多起来,最热闹的是入夜天黑下来后,黑乎乎塞满人头,整条?#24535;?#20415;秘般淤滞,流动缓慢。而现在刚刚下午三点多,踩在青石板?#31995;?#33050;还非常有限。杜奇盯着每个经过的人脸上看,不知?#27597;?#26159;于大童。

按微博认证的资料,于大童是写官场小说的作家,开了微店,卖些茶叶、茶罐之类?#37027;?#38597;货,生意不大,他好像做得也不太认真,隔三岔五的才会在微博上推送一次,也没用?#40092;?#20040;煽动性的广告语,一副爱买不买的劲头。?#26434;?#37027;些微博加V的人在淘宝、微店上卖东西,杜奇并不反感,有时候甚?#26009;?#26395;他们生意做大,财源广进,这样他们有利可图,才不至于离开微博。有他们在很好啊,国际国内大事可以随时批阅,?#35789;?#26159;一些小事,?#28909;?#26126;星吸毒或公开?#30331;椋?#20877;就是哪里强拆死人,哪里雾霾笼罩或大雪封路等等,都可以从各个角落及时发布出来,反正就是足不出户天下尽览了。

读中学时杜奇打过一阵篮球,还进过校田径队练跳高跳远。一开始老师?#24049;?#28608;动,盯着他?#27597;?#23376;两眼放光,但最终都不了了之,连县运动会都没参加过。他是平足,移动慢,缺弹跳力和爆发力,跑动起来整个脚板笨重地“啪嗒啪嗒”拍打地面,老师连连摇着头说?#19978;?#20102;这个身高啊。一米九四,算镇上个子最高的一个,但?#28909;?#27966;不上用场,个子再高都不过是一堆废柴。离开学校后他再没有参加过任何运动,尤其是来卖猪肉脯后,每天从家里骑电动车匆匆来去,连走路都不多,但他对国际国内各种体育?#28909;?#21453;而了如?#21018;疲?#24456;多体育明星和与体育有关的微博他都关注了。不花力气,不流汗,不用吃半点苦,却爽爽地啥?#28909;?#37117;没落下,这还是挺有意思的。只要手指点一下,那些完全不?#40092;?#30340;名人,就一下子收入囊中,每天看他们发各种消息,吃什么,去哪里玩,做什?#35789;攏?#20026;什么高兴或者愤怒,慢慢地就觉得都成了熟人,他们的事也都跟自己多少有点关系了。

他开微博已经两年多,是到这家肉脯店上班后老板常天兵逼他开的。今天上了一批猪肉脯,今天又上了一批猪肉脯。猪肉脯又不是他的,他无非当个小伙计而已,但常天兵逼他发,至少得转发,发一条给一元钱,不过设了上限,每个月五十元封顶。?#26434;?#32905;也是肉,五十元当然是钱,他的微博就被猪肉脯所充填。至于其他,就很少发了,没什么可发。从早?#40092;?#28857;到晚?#40092;?#28857;,他都在店里,周末休息一天。所谓的休息,在他就是睡觉,可以从前一晚到第二天中午一口气睡?#40092;?#20960;个小时,起来后吃个饭再打打游戏,然后就又到了可以睡觉的时候了,所以真没什么可发的。

看一下主页面,他关注的人有三千六百五十一人,但关注他的却只有六十三人,其中大部分还是做淘宝、卖假名牌包或者海淘代购之类的人。这一点杜奇倒不着急,着急的人是常天兵。靠发或者转发猪肉脯微博,杜奇每月多收入五十元,却未必能多卖五十元猪肉脯,常天兵恼火的就在这里。上个月常天兵?#32654;?#19968;套黑衣黑裤,又带来一盒黑泥状的什么膏,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要出奇制胜。杜奇半晌才明白过来,常天兵说的出奇制胜是让他打扮成张飞。张飞黑脸吗?杜奇在手机上搜了一下:?#25226;?#39060;虎须,豹头环眼,声若巨雷,势如?#34915;恚?#25163;提丈?#35828;?#34503;矛,好不威风。”并不是黑脸,黑?#36710;氖前?#20844;。

常天兵瞪了他一眼说:“这店注册时就叫张飞猪肉脯,改包公猪肉脯?重新注册你帮我做推广炒名气啊?”

杜奇说:“我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
常天兵打断他:“意思个屁,从今天起你就必须这么来着。他妈的你就是张飞了。让你当正面人物啊,别给脸不要?#22330;?#23601;这么定了,废话少说!”

杜奇那一刻动了辞职的念头,老子不干了还不?#26657;?#20182;真辞了,第二天就不来,但第三天却重新出现在店里,一身的黑衣黑裤,脸也老老实?#30340;?#19978;黑。

在家?#20889;?#30340;一天时间里,他像过了一整年,坐也不是站也不是,哪儿哪儿都转不过身来。家里其实一点都不小,六年前父亲把木构祖屋拆了,原?#39134;?#24314;起三层楼,每层一百二十平方米左右,这无论放在北京还是南京,应该都可以算豪宅了,可他走来走去,还是心堵,快喘不上气来了。

猪肉脯店在翡翠街,翡翠街是全镇最热闹的地方,关键是热闹。原来热闹这么吸引人。

常天兵很高兴他重回店里上班,见他进门,马上哈哈笑着走过来,连拍几下他肩膀,“你看你看,还是这里好?#21069;桑?#20320;是我小舅子哩,怎么能不来?”

杜奇当然不是常天兵的小舅子,但常天兵一?#38381;?#20040;喊他。爱喊就喊呗,反正无所谓。店里之前全是女店员,女店员就是抹黑脸也当不成张飞,所以杜奇回来,常天兵很高兴,说:“我是为你好哩小舅子,哪天要是红了,得感谢我十八代祖宗!”常天兵的意思是,一个卖猪肉脯的张飞是很有意思的事,要利用这种有意思炒作一下。这年头网红都是从天而降的,说降就降,怎么保证哪天不会轮到杜奇?

他当时硬硬地顶了一句:“狗才后悔哩。?#21271;?#24212;就是,已经有好几年了,他都是狗。果然,他的照片突然?#32479;?#29616;在于大童的微博上了。

有一?#25991;?#20140;出了场车祸,红?#23631;?#26102;,一个女孩沿斑马线过马路,被一辆急速驶来的皮卡车撞飞了,血肉模糊。于大童是南京人,当时刚好在现场,便拍下伤者照片发微博,被很多人转发。杜奇从来没去过南京,但他姐姐杜薇在那边。被撞的人从身高到发?#25237;己?#20687;杜?#20445;?#20182;捏一把汗,马上打电话给杜薇。杜薇在那头接起,说什?#35789;?#21568;?#33402;?#24537;着哩。杜奇喘一口气结束通话,顺便就把于大童微博关注了。

上海文学 2019年8期

上海文学的其它文章
浮冰
书房夜景
道阻
西营盘
诗六首
?
伯恩茅斯大学官网
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真正可以赢钱棋牌游戏 彩票倍投计算器 259彩票网是正规的吗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 黑马全天人工计划 捕鱼达人千炮版破解版 2019年app自助领取彩金38 足球单场结果 11选5任5有多少注组合 赛车pk10官网开奖结果 怎么看北京pk10规律 福彩3d胆拖投注表平台 英超 攒钱计划 app 欢乐炸金花手机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