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逸仙风萦绕服饰与器用

2019-08-11 02:57:54 收藏·拍卖2019年6期

雨葭

?#33322;?#26159;我国历史上一个独特而美妙的插曲。?#33322;?#39118;骨体现在?#35828;?#26085;常风尚上便是“傅粉施朱”“清谈”“饮酒”“服散之风”“放浪?#39759; ?#31561;几个关键词,便描绘出?#29615;航?#39118;尚画卷。不管衣着打扮、?#24418;?#20030;止都体现出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的思想主张。而其日常器用,亦具浪漫雅致气息,通过个?#35828;?#23457;美与休闲生活,?#33322;?#22763;人将自身的生命、人格、气度赋予了鲜明独立的审美价值。

服饰妆容,飘然若仙

行走在建康城,宽袍大衫的名士们翩翩而?#23567;?#36825;是在东晋常见的情况。那时不只是名士,贵族的男?#29992;?#37117;喜爱?#28216;?#39128;逸的衣袖,自在潇洒地侃侃而谈。

“蓬发乱鬓横挟不带,或亵衣以揍人,或裸袒而箕踞,”是?#33322;?#22763;人服饰风格的最佳写照。顾恺之的传?#20048;?#20316;《女史箴图》《洛神赋图》?#35835;信?#20256;仁智图卷》等,描绘了无数个人物形象,其衣服的处理颇具飘逸?#23567;N航?#22763;人穿衣讲究两点:一是以衣裳博大为美,二是以衣冠不修为美。《世说新语》记载,阮仲容见邻院晾晒绫罗绸缎,阔衣大袖,自己使用竹竿挂起件牍?#21069;?#39640;悬院中以尽嘲讽之意;裴楷穿着粗衣,头发蓬?#19994;?#39118;貌被?#28216;?#29577;人”……士族女子的服饰也表现出优雅和飘逸的风格,长?#25346;?#22320;,大袖翩翩,饰带层叠。服装不仅继承了秦汉之风,又在传统服制的基础上加以改进,并吸收借鉴了少数民族服饰特色。从服饰整体风格上来看,有上俭下丰的窄瘦式,也有褒衣博带的宽博式。其中,最具?#20889;?#34920;性的就是所谓的“杂裾垂髻”式服饰。这些彼时?#35828;?#20154;物容貌仪态和服饰?#24418;?#26159;一种自觉的追求,是一种有文化背景与依托的服饰反叛?#24418;N航?#20154;追求自然、彰显自我,在衣饰上也就趋向敞露。如王隐《晋书》说?#39608;?#39759;末,阮籍嗜酒荒放,露头散发,裸袒箕踞。”当我们看到后来?#39047;?#22721;画中仕女的?#32526;?#35013;时,大可不必诧异,因为?#33322;?#20154;已走在了前?#23567;?/p>

?#33322;?#26356;率性的?#24418;?#26159;妆饰。男子傅粉施朱,剃面熏香成为?#33322;?#21517;士们的时尚,追求女性化的时尚之风大兴。其中应是与社会混乱动?#30784;?#25919;权更替频繁的大背景有关。此时的名士们想要进取而不得,只有在服饰妆容上寻求宣泄。在?#34892;?#23481;貌美的标准上,?#33322;?#20154;士以皮肤洁白为美,嵇康、何晏、王衍、裴楷是这方面的典范,他们的美常与玉的洁白温润联系在一起,被称作“玉人”“玉山”“玉树”。?#33322;?#22763;人“服散之风”也与皮肤洁?#23383;?#32654;的追求有关,服用五石散皮肤可呈现种一病态的白。当时贵族?#34892;緣母?#31881;之风一直?#26377;?#21040;了南朝,名士何?#35848;?#26159;“动静粉白不去手”。

在南京西善?#25293;?#26397;墓出土的砖刻画《竹?#21046;?#36132;与荣启期》(现藏南京博物院)中,嵇康、王戎、刘伶头?#40092;?#30340;是两角髻。这种发式又称总角、丫髻、双螺髻等。按照传统礼仪,男?#28216;?#25104;年时梳总角,成年后束发加冠,而竹?#21046;呦土?#35282;髻、扮童子的?#24418;?#20984;显了他们的率?#38498;?#19981;拘礼节。生活中的竹?#21046;?#36132;是否这样装扮,史籍?#25381;?#26126;确记载,但到东晋时期,这种装扮应已出现在现实生活?#23567;!?#19990;说新语》记载,桓彝就曾梳这种发式?#39608;?#29579;丞相拜?#31350;眨竿?#23561;作两髻、葛裙、策杖,?#32321;?#31397;之。”两髻即两角髻。这种发式后来对南北朝?#35828;?#22918;饰影响很大,士大夫乃至其僮仆、女侍也常留这?#33268;?#39675;,这在杨子华的《北齐校书图》中可见一斑。

?#33322;?#20154;重视人物的外在美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然而,在?#26434;?#20154;物的品评标准上,他们更加?#31895;?#30340;是一个人内在的气度、才华、品性。?#33322;?#20154;追求的是内外兼备,品评人物最重真率,这一标准体现的是道家尊崇自然的原则。如嵇康在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中说自己不堪为官的种种理由,《世说新语·排调》中的郗超毫不避讳地当面评价范启的矜持做作,如此真率地品评人物实在坦白得可爱。

日用之器,尽显风流

?#33322;?#21517;士的生活十分浪漫,前不见古人,后少有来者。生活上他们不拘礼法,常聚于林中喝酒纵歌,清?#21442;?#20026;,洒脱倜傥。曹操诗中就?#23567;?#23545;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?#27597;刑尽?#36825;种洒脱的审美情趣也扩大到园林、居室、器用、造物艺术上。?#28909;?#24120;用的漆器,与绘画相结合,突破了平涂的局限,出现了晕色,增强了立体?#23567;?#22120;物造型有了新品种,漆?#20449;獺?#25159;形漆攒盒流?#23567;?/p>

青瓷的?#32469;?#26159;?#33322;?#26102;期在?#25340;?#39046;域所取得的成就,基本上摆脱了东?#21644;?#26399;承袭陶器和原?#21363;?#22120;工艺的传统。西晋的瓷器?#26434;?#33457;为主,主要有弦纹、方格纹、菱形纹、网纹等,并组成条带状,装饰在器物的肩部、腹部,形成简洁朴素的风格。到了西晋后期,青?#28304;?#19978;出现了褐色点彩或彩绘的新工艺。东晋瓷器印花装饰减少,多为褐色斑点,主要装饰在器物?#27597;埂?#21475;沿部位。瓷器性能优于陶器,烧制成本相?#36234;系停?#29943;器逐渐取代了一部分陶器、铜器、漆器,成为?#33322;?#20154;们日常生活最主要的生活用具之一,被广泛应用于餐饮、陈设、文房用具、丧葬冥器等。

?#33322;?#26102;期,曲凭几流行一时。它由一个扁平的圓弧形几面和三条修长的蹄形足组成,木胎髹漆,简洁到几笔就能勾勒出的设计,却宛然留存着?#33322;?#21517;士“清赢示病之容”的身?#39759;?#39118;情。那时人们尚习惯于跪坐,曲凭几一般环抱在身前。但在一些不甚正式的场合,名士们也不需正襟危坐,例如他们出行所?#24433;?#30340;牛车里,常常将凭几隐于身后。王谢高门人才辈出,李?#23376;?#20026;赞赏的谢眺,曾经作诗吟咏黑漆曲凭几?#39608;?#34784;木生附枝,刻削岂无施。取则龙文鼎,三?#21512;?#20809;仪。勿言素韦洁,白沙尚推移。曲躬奉微用。聊承终宴疲。?#38381;?#31181;风流气度,前代所无。

风尚

?#33322;?#26102;代的生活风尚,令人产生无限遐想:衣袂飘飘的名?#32771;?#20154;,形态衣着都超然若仙,人们对人物的品评从道德风范转为外貌与文采风流,也是?#33322;?#39118;骨的重要体现。

?
伯恩茅斯大学官网
福彩30选七综合走势图 福彩浙江十二选五 双色球的综合走势图 360老时时号码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规则 河北时时平台 河北20选5福利彩票 体彩凤彩网p3杀尾跨资料 双响财神捕鱼机 360老时时结果 500彩票软件 香港买马最准的网站 mg电子破解视频 河内一分彩开奖号码 北京pk记录 中国体育彩票福建31选七开奖